陶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林列2014

[小说] 牛王万岁

[复制链接]

小学生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20: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克莱门特说不行,公粮数早报上去了,不上交要…… “要革职是吗?”见克莱门特吞吐不出,巴蒂替他说了。“那迁徙呢?”
    克莱门特跪下来,说你别逼我了。产量数字是县委要求多报的,不能说饥饿,更不能迁徙造成动静,否则就是破坏大好形势,就是反党,我们不敢。
    巴蒂听了放声大笑,“荒唐啊!世上竟有这么荒唐的事,动物民的生命在你们眼里算个屁!到底谁在当家作主!……我再问你个问题,角马为什么不走,去北面找青草?”
    “他们…… 已经习惯听命令了。”
    “真好!你老实说,你们怎么做到的?”
    “上头要我们宣传塞伦盖蒂之外的世界都在水深火热中,出去就被狮子咬死,不死的全做奴隶。有几只有要出去找食的意思,就有同伴报告,我们就抓起来打。”
    巴蒂仰天大笑,后腿蹬直竖起身子前掌“拍手”,把匍匐在地的见克莱门吓了一跳。“多好的官,多好的顺民啊,喔,还有内斗的同伴。英明的领袖啊,你知道塞伦盖蒂现在的样子吗,她还有救吗?”
    巴蒂说:“我要连夜赶到中央汇报。纸包不住火,你们别指望能隐瞒下去,再这样下去要成群死亡的!我在纳特龙湖经历过。赶快听我的,开仓,角马迁徙。有责任由我担当。中央不了解下面情况,被你们蒙了,不会容忍大面积死亡,肯定支持我的主张。你现在回头是给自己留后路,不要玩火**,走不归路!”
    中央正在开会,正值北方国特洛夫斯基逝世,继任者德尔波夫竟然在北方国全有党内部发了一个《关于对特洛夫斯基的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说是秘密报告,其实任由其扩散,国际上都看到了。报告令大家瞠目结舌。报告彻底颠覆了伟大的食草动物革命领袖和导师特洛夫斯基的形象,称他是大肆清除异己的暴君,把他制造的大量冤假错案兜底翻了出来,看起来触目惊心、血腥恐怖、罄竹难书。还抨击特洛夫斯基的经济政策是不懂科学盲目冒进,给国家造成灾难。在皮埃尔宣读这份报告的时候,卡比拉气得发抖。他说:
    “这个德尔波夫,在特洛夫斯基生前说‘特洛夫斯基是我们生身的父亲’,现在特洛夫斯基尸骨未寒,就挫骨扬灰,放肆鞭尸,简直无耻之尤。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这必须引起我们的警觉!”
    阿贝索说:“德尔波夫可以对特洛夫斯基焚尸扬灰,但德尔波夫永远无法把特洛夫斯基从北方国动物民心目中抹去!我们伟大的的领袖卡比拉更是如此,如果领袖身后出现这样的事情,我阿贝索将带领动物民举起卡比拉的旗帜与之斗争到底!”
    与会的中央领导们神情庄重地倾听,卡比拉说一声“好!”,并带头鼓掌,大家遂热烈鼓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学生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20: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列2014 于 2016-9-22 20:39 编辑

    会议布置立即在报上开展对德尔波夫的批判,卡比拉称之为“论战”,他说:“这是一场无硝烟的决战,真理在我们这边,我们必胜。”他亲自写好了文章交皮埃尔,并指导皮埃尔写第二篇,“我们至少要写9篇。”
    会上在讨论国内形势时卡比拉再次强调链级斗争的重要性,“链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不但要在肉体上消灭食肉动物,更要在食草动物中消灭食肉动物的强权政治和剥削思想,不要以为军社化了,集体化了,取消自留地了,就不存在链级斗争了,除了沙漠,只要有动物的地方,就有左中右,有些动物总想不劳而获,有些干部总想搞特殊化,不抓链级斗争,它们就像病毒一样侵蚀我们健康的肌体,这不能容忍!”
    会开了整整一天还没结束,巴蒂找不到一位中央领导,包括他的父母。急中生智,他去拜访诺娅。诺娅解放后弄了个虚职,基本赋闲在家,难得有人类中的朋友来访,她出席接待。平时与一头高大英俊的年轻黑牛一起过着逍遥的生活,还有一头年轻的小公猴形影不离,充当她的“手”。诺娅乍一看并没变化,细看脸老了些,但身材、毛色还那样看年轻,衣服是精致素雅的丝绸,挺拔地站立着,显得很高大。幸亏巴蒂是穿着裤子来的。诺娅说这么大了,认不出来了。问巴蒂喝什么饮料,茶,水,还有红酒,巴蒂要了桶茶水。巴蒂学着坐在凳子上,面前一只大茶几,茶几上放置桶一样大的茶杯,小公猴帮续水。巴蒂讲了草原的饥荒,诺娅的前蹄伸进适合牛蹄把握的杯柄里,动作很优雅,但到了嘴边没喝就放回茶几上。“真有这样的事?”她问。
    “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
    中央的会议还在召开,现在讨论打了这么多青草,做了那么多草饼,又生产了那么些水果加工食品,吃不掉怎么办?卡比拉说:
    “出口给北方国,还债,我们不想欠他们的,也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成果。粮食这么多,把地球上的动物通通集中到塞伦盖蒂来也够用。将来我们要搞地球委员会,搞地球统一计划,哪里缺粮,我们就送给他!”
    这时诺娅来了,她反映正在饥荒,这把与会者吓了一跳。问消息的来源和真实性,诺娅说,我则从草原来,千真万确。
    纳塔莉娜说不可能,有那么多储水,诺娅说湖底朝天了,而且那些湖把你们骗了。阿贝索说角马没草吃为什么不见迁徙?诺娅说恐怕国家的问题就在这。安斯艾尔说听说过有死亡,但没这么多,而且是病死。诺娅说现在没有谁敢讲饥饿,讲了就是反党反全有主义。
   卡比拉打断他们的问答,镇静地说:“安斯艾尔先去调查清楚再说。草原上养活那么多动物本身就是空前壮举,死亡肯定会有,迁徙死亡更多。论战由罗伊主抓,皮埃尔配合。”
    三天之后,安斯艾尔来到卡比拉住处。卡比拉喜欢游泳,院子里建了个大游泳池,此时他正在游泳。安斯艾尔这次在农村撇开干部向农民了解到了真实情况,心情沉重地向卡比拉汇报。从当初“放卫星”讲起,卡比拉听得不耐烦了,说你简单地说,不就是死亡的事是确实的吗,阿贝索调查来的情况没这么悲观。当然全有主义经济,对于我们来说,还有许多未被识破的必然王国,这次失误主要责任在我,但大方向并没有错,人民军社,放卫星的运动没有错,不能否定,只是适当回调一下,就像跑得太快了,放慢一下,总不能说跑不对吧?放慢一下,以后还是要快跑。打败歪耳朵解放塞伦盖蒂并不使我兴奋,镇反、反右我也不兴奋,只有这次人民军社,放卫星运动我是非常兴奋的,只有这样才能快速实现全有主义理想,才能赶超人类。这甚至弥补了我去年的丧子之痛。由此我看到自己把动物民的幸福看得高于我个人的幸福,这一点上我不伟大么?
    卡比拉这么说,安斯艾尔无言以对。去年领袖的儿子在维多利亚水力发电厂因事故牺牲了。安斯艾尔还是向卡比拉提出了整顿改革的建议,卡比拉说你去办吧,非常时期可以灵活一点。安斯艾尔说诺娅提出人类愿意支援粮食,卡比拉说不吃嗟来之食,断然拒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学生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6-9-30 16: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列2014 于 2016-9-30 16:18 编辑

                                          9

    巴蒂时来运转了,诺娅向安斯艾尔推荐了他,安斯艾尔与巴蒂一交谈,很赏识他。巴蒂请求去农村一线工作,安斯艾尔说现在农村正缺干部,你去做军社书记吧,试用半年,做不好要下台的。
    农村饿殍遍野,有只角马是退伍老兵,心情沉重地说,过去解放战争时大战役的死尸都没这么多。巴蒂自己要求到克莱门特所在的军社。克莱门特首鼠两端,一半听了巴蒂的话拿出了一点公粮,一半还是扣下粮食要上交以图自圆夸下的海口,结果是少饿死了些,可仍然死了不少。革职是必须的,并且被农民像当年斗争地主一样揪斗,农民们深信是这些地方干部违背中央指示造成了灾荒,幸亏中央英明发现了他们的谎言。克莱门特被送去劳教,若不是后期拿出一点粮食,就被枪毙了。这次是巴蒂保了他的命。
    如此,责任算到基层干部头上,这些基层干部自然有怨言,新上台的干部也心有余悸,干部怠政严重(像巴蒂这样敢于大刀阔斧的绝无仅有)。心病不解决,难以轻装上阵。卡比拉说开个会吧,把全国的军社书记都请来开会,我们认个错,让他们发发牢骚,最后还是要鼓鼓勇气。这么多动物来开会没粮怎么办?国库的粮都赈灾了。卡比拉说自带吧。
    巴蒂带了些干粮就来开会。全国七百头动物参会,把会场挤得满满当当。会场是解放后造的,钢筋水泥结构,多亏了北方国专家和塞伦盖蒂的有手动物——从这个意义上说,5%的灵长动物才是国家的大脑和双手,国无一日不可无他们呀!参加会议的七百基层干部,灵长动物约有三分之一,但他们的身形比牛马瘦小,言行举止也比牛马拘谨。主席台上只有皮埃尔一只灵长动物,领导们衣裤整齐,面前一张长桌,前肢搁在桌子上,屁股下应该是有张矮凳的吧。底下的牛马羊猴们也是衣冠楚楚,虽然衣服普遍又旧又补,屁股下各一张小板凳,后腿弯曲前身抬起这么坐着。第一天的会议,安斯艾尔说,这次灾祸是中央的冒进政策造成的,是我们对经济建设缺乏经验。我借这个机会代表我们做政府工作的同志向大家认错、道歉。对形势的决断也有问题,我国的链级斗争总的趋势是波浪式的,但是向着缓和的方向发展,如果认为链级斗争已经结束、或者短期内可以结束,是不对的。同样,如果认为链级斗争不是向着缓和方向发展,而是不断尖锐化,也是不对的。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已属于食草动物的知识分子,不应该把他们当作链级敌人对待。
    巴蒂在台下听到这番话,强忍住眼泪,心里万分感慨,万分高兴。他打量身边的猴子们,个个听得入神,喜上眉梢。高兴之余生出担心:他发现边上的领袖卡比拉面色阴沉。
    安斯艾尔指出:“过去我们经常把缺点、错误和成绩,比之于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现在恐怕不能到处这样套。有一部分地区还可以这样讲。”这话又说到巴蒂心里,但随即听到卡比拉插话:“这种地区也不少。”安斯艾尔继续说:“在那些地方虽然也有缺点和错误,可能只是一个指头,而成绩是九个指头。可是,全国总起来讲,缺点和成绩的关系,就不能说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恐怕是三个指头和七个指头的关系。还有些地区,缺点和错误不止是三个指头。如果说这些地方的缺点和错误只是三个指头,成绩还有七个指头,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这说得有点大胆,巴蒂赶紧注意卡比拉,领袖脸拉得老长,明显不高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学生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6-9-30 16: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列2014 于 2016-9-30 16:31 编辑

    接着会议进入小组讨论。由于有国家二号领导安斯艾尔的带头说实话,大家便畅所欲言,一吐为快。这种场面巴蒂是过来牛,这次他决定韬光养晦,自己少说多听,防止风云突变——保住位置,珍惜做一线领导得以实践的机会乃当前上策。他尊敬大胆说真话的同志,又为他们的下场担心。让他惊讶的是在几个小组并成的大组,即全国9片区的大组交流会议上,代表中央参加大会的高级领导也说了切中肯綮的话。组织部长说:
    “有些同志把群众运动当作是群众路线的唯一方式,好像不搞群众运动就不是群众路线。这种看法,显然是不正确的。其实,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决不是真正的群众运动,更不是群众路线。这种所谓‘群众运动’,往往并没有真正的群众基础,而是在强迫命令的情况下进行的,表面上似乎轰轰烈烈,实际上空空洞洞。这种违反群众路线的所谓‘群众运动’,不仅不能真正反映群众的意见和要求,而且损害了群众的积极性,损害了党的威信。”
    宣传部长说:
    “领袖卡比拉的威信不是乞力马扎罗山,也是肯尼亚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是维多利亚湖的水,拉走几车,还有那么多。如果领袖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
    然而,令巴蒂万分惊奇的是他的继父林顿的大会发言,与大家的发言大唱反调。他讲了两小时,等于是扒开巴蒂的胸,往里面灌冰水,心拔凉拔凉的。
    林顿一上来就说全国形势大好,他说,不要只看到问题。当前问题只是工作上的错误,而不是路线上的错误。虽然有失误,可我们在精神上却得到了很大的收入。我们有失的一面,也有得的一面。这种失的作用,暂时还看不清楚,就像付学费一样,付了学费,学到了本事,本事就能够转化为物质,不是转化为原来所消耗的那个相等的物质,而是几倍、几十倍、几百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