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75|回复: 6

[小说] 同学聚会

[复制链接]

小学生

发表于 2019-7-17 09: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列2014 于 2019-7-17 09:24 编辑

同学聚会

   七月初的日子,江南还没出梅。天忽然凉爽了,难得一个非典型梅雨天气。上午还是闷热难挨的,仿佛天神发情了却不得牝门而入,郁忿压迫着胸膛,吞吐间满天乌云乱窜,弄得人间跟着烦躁燠热;中午终于霸王上弓,雷鸣电闪,好一场轰轰烈烈酣畅淋漓的云雨交会;下午,云开雾散,湛蓝间透着潮红,大家便都相互招呼着喊:真爽。
   尚连杰在办公室接待客户。单人独享的三十平米的办公室,开着冷气,比舒畅的室外更加舒服。如果此刻室外是湿度82%气压1005hPa——刚才看过手机上的气象显示的,那么此刻室内差不多是湿度70气压1010——以后的手机应该有实时探测各项气象数据的功能。说不定就在下一部。技术进步无止境,舒服也没有止境。失去了对舒适生活的无止境追求,人类将会变得怎样。然而呆会儿客户离开,尚连杰将会关闭空调,打开窗户,一则通风,二则省合伙人的钱——他是三个合伙人之一。当然同样情形之下的法院检察院和政府机关是空调和窗户同时打开的。如果那儿的人民公仆也和这儿的私人合伙人一样,就离共产主义不远了。眼下要使客户尽可能的舒畅,在这舒畅的环境里自觉掏钱。其实这点电费不算什么,客户的案子标的100万,律师代理费上限可收5.6万;本案并不算复杂(当然是当下仅根据客户提供的资料的判断,之后与对方一交锋往往有变数),说只收3万,外加两千差旅费用。当事人听了表示没问题。尚连杰心里庆幸碰到一个还算爽快的当事人——除非案子复杂,否则收上限5.6万自己也于心不忍。尚律师具有做人实在办事认真收费优惠的好口碑,眼前这位当事人要是再还点价,五千之内他是肯的。然而这个小老板并没有。也许是看了尚律师拿出的收费标准之后感到打了5.7折的大折头——尚连杰在计算器上按了32÷56,显示计算结果0.5714……
   讲好价格,这场谈话就到尾声了。接下来是签订委托协议和办理委托手续,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打款。尚连杰把年轻的聘用律师叫来了。这三万二,他只得其中一半,他自愿将另一半归聘用律师。以后的工作,法院立案,去公安局调取对方当事人户籍资料,办理诉讼保全,开庭,去法院一趟趟的拿诉讼文书,所有的代理事项都由聘用律师去做。尚律师对当事人的说法是两个律师一起代理他的案子,多一个人多一份心思和主意。并且还将在事务所的案子研讨会上讨论,由律师团队共同给出最佳的诉讼方案。按理这案子不复杂,也就是民事代理的常规套路,但尚律师宁愿少赚点也不愿像小律师一样唯唯诺诺地一趟趟跑公权力机关。如果还那样辛苦地低级劳动,对不起他55岁的年纪和32年的律师资历。小律师不同,他们需要案子锻炼和收费糊口。尚连杰很享受现在这种既不繁忙又不空闲的工作节奏,满足于一年稳定的三十到五十万的收入,并决定将此种生活状态进行下去。虽然比起同类,他的收入并不高。像他这样的资深律师必须年入百万才不拖平均数的后腿,但尚连杰信奉五十岁以后工作做减法享乐做加法的生活法则。他不跟大律师比,他跟眼前的小企业主比。一个小时的咨询,这位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老板接了三通电话,都是不能怠慢的长话,占了咨询时间的三分之一。三通电话三副表情,不变的是的每次都用空闲的一只手向尚律师做一个近似敬礼的动作,以示歉意。你尽管通你的电话吧,现在做点事体都不容易。一个大概是环保局的电话,达标条件没有满足要其停工,急得企业主满脑门子汗。一个是用户打来的,投诉材质色差太大,双方争辩合同质量条款的含义,用户以质量达不到标准要求大幅降价,企业主解释瑕疵在约定范围内不肯降价,说本来就没什么利润不可以的。莫非又要打官司?第三只电话是员工请示工作,遭一顿训斥。尚连杰也有三个电话或是信息进来,一个广告推销,秒断。一个是顾问单位的法律咨询,简单。一个是在大学同学微信群里的信息:@尚连杰 我来阳溪了,兄弟得否一聚?尚连杰立即回:上海大律师驾临,岂有不会之理,当尽地主之谊。对方发出三个大笑表情,并加一个喝酒的卡通表情包。
   在聘用律师与委托人办理手续的时候,尚连杰打开手机微信,名为“大学同学群”方形标志右上角扛起红点,显示有十五条未读信息。离阳溪近一点的同学凑趣说我也来,在合肥做法官的女同学说上海人苏南人一起喝酒,两瓶啤酒够了吧,跟一个捂脸的表情。有人不同意,发了个“2018年盘点全国饮酒量”的链接。说江苏可是排第三的,安徽才排第七。尚连杰进了群,说抱歉,刚才接电话了。先回应要来参加的。你过来呀,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车轮子一滚就到了,不要太方便。还有谁来捧场,来一场说来就来的同学会。又对发各省人均酒量排名的同学点了赞,说我们苏南人喝酒可不输人。盛邀大家来喝酒,可最终一个也没回应,毕竟分散在全国各地。但邀请本身就是目的,大家也知道是借个由头说说笑笑热闹热闹的。要谈正事了。@唐华林 现在你在阳溪哪里,到我所里来吃荼?一会儿后唐华林回,说现在不在阳溪市里面,在下面企业办事,晚上请你一同吃晚饭。尚连杰说当然要我请你。唐华林说今晚这儿的老总一定要请,让我叫些当地朋友,你一定要来。李海明这小子在阳溪的吧,能联系他过来吗?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9: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便有同学说李海明这小子玩失踪有好几年了吧?有人说02年同学会见过,之后没见过,17年!都向尚连杰问他的情况。尚连杰说,他现在做一家投资咨询公司。纷纷细问究竟。尚连杰不能把他知道的全讲出来,因为前几天刚听到传言说李海明因做套路贷被抓了。就说他与我也没什么来往了,以前在法院倒是经常见到,他自己的民间借贷官司。见到同学总是亲切的,向他要微信他只给了电话号码。去年谷建成从青岛来阳溪,我联系了他,他说出差了。这次不知怎么样,我这就联系,希望晚上有我们的照片发上来。有人给尚连杰点赞。在上海政府部门做到厅级干部的昔日班长发言说,你代表我们说想念他的,都是一把年纪的老同学了,一个都不能少。
   李海明是尚连杰的大学老乡同学。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系83级二班学生来自全国各地,一个班有两名学生来自同一县的只有阳溪。可惜这两名阳溪藉学生都不怎么争气,毕业分配都回了原藉。当年还是国家包分配——国家也不允许单位自主招人,表现突出的或与班主任关系好的都如愿分配到了城市,两个阳溪人拿着学校开向阳溪人事局的介绍信灰溜溜地回家了,曾经怀揣的梦想破灭了,辜负了自己和家人的期望,四年大学,只收获了人生的最低目标。如果留在大上海,那是何等的荣耀。可惜年少不经事,不知道送礼给班主任,否则能分配到南京或无锡的。仿佛安慰似的,半年后阳溪撤县建市了。87年8月到阳溪县人事局报到,面临司法局、法院检察院三个去向,尚连杰希望到法院,但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自己也嫩,不知怎么拉关系,随便它吧,毕竟也无甚大区别。被分到了司法局的律师事务所。李海明分到了法院,不知他家做了工作没有。彼时国家刚恢复律师制度没几年,律师事务所是司法局下属的事业单位,律师分配着做些业务,拿干部级别工资,身份上比正儿八经的司法局干部低一头。那边李海明在法院,科班出身尚属稀罕,成了经济庭的业务骨干,五年做到副庭长。也就是那年,92年开始,好运向尚连杰倾斜。邓公南巡讲话后国家在经济上大步迈入资本主义——避免步苏东后尘,发展是硬道理,以经济发展作为政权的正当性合法性优良性的依据,上下疯了一样搞经济。经济活跃自然加大了法律需求,而且政府的法治宣传使企业聘请法律顾问成了时尚和企业标配,尚连杰的名字三天两头出现在报纸上——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的启事。真是名利双收,风光无限。人生忽然变得如此精彩。幸运儿们忙着捡地盘分蛋糕,来大钱了,事务所市场化了,与财政脱钩,自收自支,多收多得,律师率先富了。唯一不开心的是相互攀比而造成心灵伤害。尚连杰不是活络头人,收入比社会交际能力强的律师少很多,虽然他们业务水平不行,有些考了几年才过律师资格考试,尚连杰是一次就过的。但那些在律师资格考试上屡屡铩羽而归的在现实的经济战场上攻城拔寨志满意得。大学同学也是这样。成绩好的,读到研究生博士生又如何,只是学术上有些名气罢了,不如成绩在后的做律师便名利双收。尚连杰看到报纸上对昔日同班同学的吹捧心里就好笑。唐华林最典型。在学校法理学逻辑学国际法都要补考的人,居然成了全国知名律师。就凭他在上海接到了大业务?凭的只是他的胆量。唐华林毕业分配到苏北法院,92年上海已经有不少由公办律师所改制而来的私人合伙所,当时尚连杰也动过去上海的念头,但已经结婚生子,妻子满足现状不想冒险。唐华林辞去法官到了上海,他的发展成为同学们关心和议论的焦点。开始口口相传,后来bb机,座机再手机,都传递着唐华林律师业务越做越大的消息。到97年毕业十周年上海聚会,法官们律师们个个手持手机,唐华林和上海江浙一带的律师同学开上了私家车,法官则用上公车或企业的车,连带司机伺候着,风光得很。尚连杰和李海明一起赴约,李海明问你有车不,尚连杰说所里的公车可用。法官同学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驾驶员,拎包端水开车门,李海明见状便说上海滩的黄金荣都不过如此。再过五年02年的同学会,开私家车的律师换上了奔驰宝马,法官们多是自己开车了。李海明做上了副庭长,还是搭了尚连杰的私家车。尚连杰的车是桑塔纳2000,比不出手。尚连杰为李海明这个同学是骄傲的,他在法院口碑很好,正直公正业务能力强,但就是搞不好与正庭长的关系。大约03、04年间,他出事了,嫖娼被抓,据说是被庭长派人盯梢的。碰了公务员的红线,被劝退了。做律师吧,未尝不是好事。没到尚连杰的所里,在阳溪另外的律所。因祸得福,律师做得风生水起,可不曾想,在一桩影响很大的刑事案上栽了。嫌疑**子交代说代理律师给她看了卷宗复印材料。李海明不承认,说只是讲些案情而已。最后还是定罪了,情节轻微判了缓刑,人虽然没进去,律师执照吊销了。有人说是李海明一向对公安太顶真,与公安较劲能有什么好结果,公安伺机做了他。以后的几年,传出他离婚、工作不顺的消息,李海明成为小城谈资,是前途无量而自作落魄的典型,好色、强头、作死、霉运的现实活标本。夫妻吵架,妻子会说:不要作,你看李海明!这话尚连杰的妻子也说过多次——尚连杰躲避夫妻性生活,她便说他外面找女人了。终于听闻近些年李海明有起色了,做起投资咨询,实际上是放水。印象中都是社会黑恶势力做的行当,看来李海明也是逼上梁山改良从恶了。李海明果然是条好汉,见他开上宝马740,怪不得都说除了贩毒就这行来钱快。最近声势空前浩大的扫黑除恶运动,难道李海明要遭受人生第三次打击?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9: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列2014 于 2019-7-17 09:44 编辑

   正好趁此由头打个电话过去一探究竟。翻出储藏在手机里的号码打过去,没人接。是真的了?尚连杰没有一点幸灾乐祸,虽然自己开的是530而他的是740。当几分钟后这个号码回打过来的时候,他第一感觉是高兴。尚大律师,你好!他还知道这个未接号码所属何人。口气很正常,氛围显轻松。尚连杰骂:什么大律师,喊名字不好吗,不认同学了?我也没喊你李大总呀。我算什么总,严打对象,朝不保夕。开玩笑吧,你能有什么事。托你的福,至今没事。又说了几句无关题旨的话,尚连杰即说正题。李海明来阳溪了,没你的电话,要我联系你,一定要聚聚。喔!上海大律师,好呀。竟爽快答应了。
   尚连杰驾车来到饭店,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一刻钟。请客的饭店不算大,但在阳溪是以高档菜肴闻名的。服务**领入包厢,一眼看见浑身散发都市精英气息的唐华林,正眼便落在唐华林脸上不得移走,余光扫到唐华林边上坐着的人,心里有些吃惊。先得招呼同学。同是律师,这都市派头让自己相形见绌。结实的身板是他长期游泳的效果——以前听到过唐华林说他在上海办了游泳年卡出差则尽量住带游泳池的五星酒店。身上的西装是尚连杰在商场里看中的但价格要好几万元尚连杰没舍得买的,里面的衬衫是二、三千的,这尚连杰倒有两件,但今天穿的是二千一件的短袖。人家可是高端人士,全身上下全是正装,出入场所都有空调。两个同学站着握手,唐华林捏得有些紧还摇晃,并往尚连杰肩上打了一拳。显示了正宗同学间的亲密,也反映出这西装革履包裹的不是古板的身体而是活跃的心灵。尚连杰说到阳溪来了得我接待呀,唐华林趁机介绍边上的人:这位陆总,非要他来请,恭敬不如从命。这才正眼看边上人,果然是陆盘荣。陆盘荣早已经恭敬地站在一旁,脸上倒没惊讶,也许是唐华林告诉了他赴宴的同学是谁,也许是自己与唐华林寒暄的时候他消化了惊讶。尚连杰一副刚看出他的表情。原来是陆总呀!你好尚律师!你们认识?岂止认识。阳溪真是小,吃顿饭碰到熟人,老朋友呢。那好,今天的吃饭的人对头了。
   说是老熟人老朋友,两人却都不说过往的交集,唐华林也不问。都是有城府的人。包厢宽敞,三人坐在靠窗的沙发上闲聊,窗外是团氿迷人的景致。了无城市的局促,放眼尽是水天一色的旷空。蓬勃大树围湖连成绿色长龙,成圈六、七公里,葱绿枝叶亭亭如盖遮掩了湖滨人行道。夕阳映照着可称得上浩淼的湖面,水波粼粼,金光点点。绸缎般的水面匀匀地永不停歇地轻颤出起伏的涟漪,不时被水中跃起的鱼儿打破平静。水面上空飞鸟盘旋,有一只孤零零地拖着长尾巴,伫立空中一般,只作悠闲的来回摆动。细看是只放飞的风筝。唐华林说阳溪山水甲江南,你在群里说的吧,此言不虚。夏日昼长,唐华林抬腕看了看上去很高档的表,说过六点半了,我们再等等蒋院长。蒋院长蒋俊,阳溪法院副院长,尚连杰当然认得,是他们的低两届校友。正好,今天接的案子的诉讼保全的担保请他批一下,请求用房产担保。去年有新规,诉讼保全担保要现金或法院准入的担保公司,原来可都是放一本房产证了事的。新规的用意是使诉讼保全不当的赔偿得到保障和落实,可这里头有了寻租空间。中国的事情总是这样。用一张房证都省事,现金要几十万封存在银行的法院账户,担保公司担保要付担保费的。有领导特批的话也可以用房产,只是要保证申请的保全不能有误。尚连杰与蒋俊自然是有些来往的,主要是过年送购物卡,平时有事情求帮忙也会送礼送卡,一年总要超一万的——尚连杰自感出手不大,全市可有两百多律师呐(当然,也不是一般律师能接上法院领导的关系的)。尚连杰说再等等,要从南京赶回来的。蒋院长来好,平时我们在阳溪的都请不到。唐华林说就是嘛,听说你菩萨一样呆在家里,业务也不开拓了,还年轻嘛。尚连杰只是笑,说不年轻了。李海明该来了吧?尚连杰打电话问,得到回答说马上到。陆盘荣又来敬烟,点烟,矮壮的身子弓一样弯过来,一张多肉的曾经让尚连杰感到厌恶的脸凑上来。以前在尚律师面前可是有些倨傲的,同样面对为自己服务的律师,还是上海律师有面子,外来和尚好念经嘛。这回弄什么名堂?驰名商标前年就弄成了。对了,上市!阳溪都传陆盘荣的公司要上市,虽然一直当笑话讲,据说要成了。想不到是唐华林的律所做法律这块。还好,不是做会计师事务所这块,那假帐的风险就大了。陆盘荣公司的情况尚连杰太了解了,说起来他做过他公司的法律顾问的。他公司的会计,与陆盘荣闹翻了来找尚连杰说离职补偿太少要告公司,为上市做假帐,把收购前的电缆企业的营收列为收购后的营收,还有虚列利润,逃税,等等。尚连杰也就听听,他不会插手其中的,这类事他早已见怪不怪。他只是要求自己独善其身不趟浑水,没到正义凛然与腐败丑恶现象作斗争的地步,所以他几年前拒绝陆盘荣代理虚假诉讼认定驰名商标的业务,现在拒绝会计帮他组织材料举报的请求——虽然会给几万费用的。会计说,要不然,替他找陆盘荣交涉不给钱就举报——还都不是为了钱。也没肯。后来没听到他们谁出了事。可要是上市了,都是雷呀。心里想着往事耳朵听着说话嘴上应酬几句。听陆盘荣认真地说,我正想再当地请个法律顾问,尚律师给面子不要推辞。尚连杰想,拉倒吧你,小便都要舔卵头子的人(阳溪话形容小气男人),我又不是没做过你的法律顾问,你还欠我两万半顾问费呢。没想好怎么回答他,李海明进来了。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9: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起身迎接笑咪咪的来人,唐华林却坐着不动,面无表情看着李海明。尚连杰说你总算露相了,见你一面都难。唐华林依旧稳笃笃坐着,嘴里嘣出上海话。格是啥人?面熟陌生的?李海明一拳头捶在他肩头。好了你,大律师做到目中无人了!唐华林这才站起来说,真是罪过,17年,久别重逢,迟来的爱。来抱一个!两人拥抱。唐华林还在李海明脸颊上亲了一口。尚连杰看着心里竟泛起甜蜜。
   李海明的情况,问与不问,都有点尴尬。说老了胖了之后,唐华林一句你小子过得好的嘛,李海明说还好,就概括过去了。倒说起班上其他同学的情况。谁升职了做院长了谁移民了美国加拿大了。唐华林说我今年拿到了加拿大绿卡,烦的是每年要去呆一阵子。尚连杰说你开拓国际业务做到国外去,唐华林说难的,外语也不行。又看表,说7点了,我们不等了,蒋院长说他的南京会议不知道几点结束,本来就让我们先开席的。陆盘荣说可以再等等。唐华林说我打个电话问。接通电话,说还要半小时的,你们还在等?要求大家别等。于是入席。陆盘荣请唐华林坐主席,唐华林说给这个位置给蒋院长吧,往边上坐了,说陆总你坐另一边。尚连杰李海明就坐了剩下的两张位置。陆盘荣让服务员开酒,一千多一瓶的五粮液。拆开一条软中华每人发一包。这是阳溪像样请客的标配。出手大的还送礼物和或购物卡,陆盘荣的购物卡放在红包里递给大家,收获一片赞叹:陆总这么客气!厚厚的一叠,以经常经手送人的经验,尚连杰觉得红包里的购物卡不止两三张,不会四张,起码有五张,有五千的,怎么变得这么大方。蒋院长的一份放在他座位前那包软中华的下面。精致的冷菜上了,酒也倒了。唐华林说我一向是十六字方针,我发明的,文明喝酒,多多益善,少喝不怪,不吃不行。大家都称赞好。虽然这样说,每人倒满一杯也二两了,这是尚连杰最希望的酒量,多了回去之后不好受。大家相互敬酒,似乎前面谈多了,一时无多话。通常必须主人带动气氛,但陆盘荣不怎么会说话,幸亏有唐华林。政治不能乱讲,黄色段子也没兴趣了,随便聊,不冷场就是。唐华林说听你们讲话,与上海话差不多,近上海的苏州无锡话倒难听懂。尚连杰说正是,阳溪与浙江相临,上海话是宁波话的底子。唐华林说原来是这个关系。并说,阳溪比慈溪,发展还是慢些。交通是个问题。杭州湾跨海大桥一通,慈溪离上海顿时近了。说他们到慈溪开分所了,慈溪是中央规划的宁波都市区副中心,规划人口五十万以上。话题走到修建中的太湖北面的跨湖大桥和湖底隧道,又往阳溪西南山里走,谈到210亿的山区旅游度假生态养老项目,又跳回到200亿的北太湖湾旅游开发项目……蒋俊到了。大家纷纷起立招呼,蒋俊说抱歉,南京开会6点才结束。陆盘荣给倒酒,蒋俊拿起空杯躲了,说不能喝了。只肯吃茶。没人敢要求。陆盘荣说那我先敬蒋院长,自己把半杯酒一口喝光了。蒋俊也站起来说谢谢陆总邀请,老同学大律师上海过来,怎么能不赶过来聚一聚。陆盘荣说香烟我就不一支支敬了,你收好。把蒋俊面前的软中华连下面的红包抄起放到蒋俊手里,蒋俊捏住放进裤袋里。菜便加快些上来。高档菜无非是海鲜山珍。三文鱼可不是虹鳟鱼冒充的,光滑艳嫩,看不到白色脂肪线,肉质致密而细腻,吃口甚好。象拔蚌刺身以玉兰花瓣的形状整齐码放在冰屑上,像层层起伏的鳞浪。黄玉一样晶莹剔透而又绵柔脆嫩。蘸了芥茉入口,鲜辣无比。每人一小盅的鲍鱼羹,野猪肚,尚连杰用以把应付陆盘荣敬酒而喝在嘴里的酒吐进去,因为陆盘荣不断劝酒又每人倒了一杯。蒋院长来了之后,谈话的高度、深度、信息量顿时在质与量上都大为提升。领导就是领导,总会轻易地成为群聊的中心,这不光是我们中国人讲究纲常伦理不能擅越,也是做领导的确有他们的社交价值,至少是信息优势。这不,两个200亿的项目是怎么来的,常州人是怎么同意湖上架桥的,湖底隧道的资金是怎么分配的,蒋院长来了个权威发布。它们是一定程度上的政府机密,然而它们的泄露一定不会有政治风险和社会危害性,相反还让庶民大众深度观察到地方党政领导的勤勉和尽职,连本位主义也是那么实在和可爱。讲述的领导们难免夹带一些私货,比如我在其中竟然起了一点作用的,我们的部门被分配到相关工作的,最不济的以见证者或亲听者的身份也令聆听者肃然起敬。唐华林也不遑多让,更迫不及待地往俗路上奔了。但蒋院长似乎也愿意陪着。唐华林说省高院有个副院长是他们校友,81级的。蒋俊说他还来过阳溪的,私人活动,带家人来的,我陪游玩的。唐华林说上海没什么玩的了,以后最高院有领导来,带他们到阳溪来,你也参加。蒋俊说就是嘛,带过来,阳溪多好,我也结识下。他俩还交流各自掌握的各级法院领导的任免情况,重点是里面的历届校友,像梳理头发一样一遍遍理着。尚连杰自感闭目塞听,认真地听,其它人没多大兴趣,好在他们可以以轮流向蒋院长和唐大律师敬酒的方式表示自己的存在。蒋院长也照顾众人的谈兴,回敬陆总之后,向唐华林尚连杰李海明敬酒,说我这个校友兼同学向你们三个嫡亲同学敬酒。四个人站起来高兴地碰杯。陆盘荣坐着赞叹说都是高材生,国家栋梁。蒋院长说你们做律师令人羡慕,有钱有名气了要把握好自己。司法局邵局与我交流过,律师乱象触目惊心的,我这儿就不展开说了,你们有了钱过好日子是天经地义,但凡事有个度。顶主要的是不要把我们法官拉下水的。法官这块归我管的。法律人永远要对法律有敬畏之心。大家听了恨不得鼓掌。蒋院长好像发觉李海明不是律师,问李海明现在做什么。
   谢蒋院长关心。我开个小公司,不值一提。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9: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列2014 于 2019-7-17 09:50 编辑

   李海明是轧不**面的,他的一生的事都有些尴尬谈不上桌面。要不是唐华林多少年不见念同学之情把他叫来,蒋院长是断不会与之同台把杯的。李海明也知趣,不怎么说话。陆盘荣的公司才值得谈,尚连杰也很想了解现状,特别是有关上市。可奇怪的是仿佛李海明的经历一样忌讳着不谈。就说到其它无关紧要的事上了。
   之前等人的时候就喝了不少茶,终于憋不住了,尚连杰离席上厕所。饭店其它包厢的门都已洞开,宴散人去,只听见乒灵乓郎的碗碟入筐声,哗啦啦一倒效率是高,却全然无视客人的感受。高档饭店尚如此。这一桌都好几千的,就不能多付点服务员工资把工作细节提高上去?洗手间空无一人,撒好尿抖卵的时候,有人进来了。出厕所临着高档大理石台面洗手,刚进去的人旋即出来了。这么快吗?镜子里的人竟然是陆盘荣。尚律师,我来打个招呼,上次律师顾问费的事,当时正是公司最难的时候,抱歉了。我让会计立即打给你。
   你们公司钱一直说紧的,现在好像好了。
   陆盘荣附在尚连杰耳边压低声音说,向你透露个不能向别人说的事,证监会的上市批文马上要下来了。这也有你以前的功劳,有财大家发。今后事情会更多,阳溪律师还是请你。
   谢了,我半退休了,之前就难以胜任。谢谢你想起之前的律师费。
   这个请尚律师放心我已经安排了。法律顾问不要推辞,你跟唐律师是同学,我今天才知道的,以后我们是一家人,还要请尚律师多帮忙。
   尚连杰也放低声音说,法律顾问就再说吧,先恭喜公司要上市了。这也是阳溪的光荣。你们做企业不容易,不像我,满足一年几十万,好点上百万,小富即安。你们企业家才是国家栋梁,愿意这么吃辛吃苦还不是为了社会和国家。你们应当受到尊敬!
   谢谢,谢谢。
   陆盘荣的肉疙瘩脸笑成一朵花。以前可是一张让尚连杰想吐的柿饼脸——一张大圆脸肉鼓着中间却凹陷,仿佛给人打了一拳。现在想吐的是自己的谄媚。变化全在几万元顾问费。四年前,尚连杰闯进他的办公室,隔宽大的红木办公台与陆盘荣对峙而坐,说不做法律顾问可以,最后一年的顾问费要给。肉疙瘩紧绷起来,只有二下巴还耷拉着。你算你的帐,我有我的帐,你耽搁了我的驰名商标,怎么算?尚连杰说你讲笑话。我再讲一遍,我不知道通过诉讼认定驰名商标的方案是哪个法律能人告诉你的,我只是跟你说这是犯法的。让我代理起诉可以,让我替对方做虚假材料我不会。
   不欢而散。尚连杰限他五天内打款,不然起诉。五天后会计来电话说两万五了结——全额要五万的。尚连杰动过起诉讨要两万五的念头,一直没上劲终于作罢。在今天看,不打更好。
   回到宴席,五万钱也来了。会计短消息说,尚律师,陆总说不算上次打的两万半了,还打五万,算是迟付的补偿。后面是摊舌头的笑脸。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9: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列2014 于 2019-7-17 09:36 编辑

   晚宴圆满地结束了。由蒋院长宣布的,他宣布是最适当的,虽然他不是作东的主宾。唐华林起身穿西装,对尚连杰李海明说我与陆总回去再谈点事,我们下次再见了。去上海要找我。握手告辞。尚连杰李海明遂而又与蒋院长告辞。作兴他们三人还有话要说的,两个小人物这点清头是有的。
   两人电梯下来,到饭店大厅,尚连杰说我们拍张照吧,放群里。对了,你也要进群,我来拉你。班长说一个都不能少。
   让服务员拍了照,一出大门,空间宽敞了,却感到有些闷热。氿边的风吹过来,舒服了些,但比之空调间还是有些湿的感觉。相互问怎么回去,找代驾?都说氿边走走,长远不见了。
   尚连杰说看到过法院门口你上宝马740的,看来做得好的。
   没听到说我抓起来了?
   尚连杰说,这倒没有。你能有什么事?
   我还真不会有事。我合法经营,心态平的。利息不高,只年15%,但必须有房子抵押。从不砍头息,从不暴力清收,软暴力也没有。我打官司多方便。赚钱不要太贪心,这样合法经营,一年大几十万笃落定心,也不眼热他们来钱快的,都是瞎来,是要严打的。
   这样也是好日子呀。跟我想的一样。
   两人谈得投机了。李海明说洗浴去了,严打连浴室都关了一个月,现在又开了。共产党不会不考虑民生的,不会完全回到毛时代的。你去不?小浴室不去,走过去三、四百米,湖滨大酒店,五星级的,做个SPA如何?
   尚连杰说我不去了,回家休息。
   李海明说凭什么,唐华林住的五星酒店的服务,我们也可以去享受呀。现在认钱不认人,年龄也不管你。想起来也真幸福,年轻的和我们这种老家伙一个价,我们岂不赚了。有时我于心不忍多给几百的。趁着还不算老。你听那边广场舞的歌,我不会唱,也不知道歌词,就知道反反复复的几句,怎么刚刚什么什么什么的就老了。趁还没老透,不然要后悔的。
   深有同感。尚连杰说,这是享乐至上享乐有理的时代。
   OK,享乐是我们民族的信仰和发展动力,未来全世界是我们的。世界资源统统属于我们伟大的中兴民族。陆盘荣安排他们到他的私人会所去了吧,把金丝鸟空运过来了。现在只要有钱。中国人有钱,都玩起白人了。不过也说不定,今晚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蒋院长也在,商量分原始股呢。
   什么原始股?
   陆盘荣的公司要上市了,证监会批准了。
   你什么都知道啊!
   我是包打听。也不是我打听的。我做这行,接触的人乱,什么信息都有。
尚连杰不吱声。李海明知道他从学生起就话不多的。不过他说的话都不是废话,也有深度。
   走在氿边宽敞平整的健身道上。成群的广场舞者晚练者散步者已经渐渐散去。临氿而立,风一阵阵地扑抱上身,吹起衣摆飘摇。只听见耳边温柔的呼呼而过的风语,和湖滨马路上滚过的嚓嚓的轮语,间或是讨厌的喇叭声。团氿的夜景很美。晚上抢眼的当然是楼宇的灯光了。湖圈的大楼没有像白天的树一样围实,一幢幢鳞次栉比,就被几处湖滨公园分割。希望永远不要围实了。偌大水面和四周各种动植物永远是这里的主角,然而似乎也需要一些的高低错落形态各异的建筑闯进来,就像美丽的庭院需要摆放兼具功能性和装饰性的物体,但终究不能放得满满当当。夜晚的大楼似乎只为装饰而生,或者说大楼仅作夜晚的灯光承载就已经值了。大楼的硬朗的身体已经隐去,以伟岸艳丽的轮廓示人;只有大楼才能把美丽的灯带连到天上去。钟楼的灯带是一节节爬亮上去的,几座高楼顶上做了莲花状灯饰,光的巨大的花是那么的纷繁美丽。东西水面上横卧一红一黄两道亮丽光弧,东面的是面移造在进城口的古蛟桥,西面是伸进水域的湖滨公园里的长长卧桥,与大楼的光带映衬着,格外地妩媚。一些光投射进水里,涟漪着朦胧的光影。
   然而自然的美景终究没有让两位大叔级男人流连忘返。他们要去享受人设美景。眼前的美景,又何尝不是自然和人设的结合?他们也要去创造美和欣赏美。李海明作告别语:
   连杰兄,谢谢你的邀请,谢谢你们还记得我。看得起的话今后多走动。余生不长,我要去享受了。
   尚连杰一个人坐在氿边椅子上。风吹得人发冷了。手机微信通讯录里找到张勇强。
   在哪?
   在商场购物。
   尚连杰微信转过去五千。给你点费用。
   谢谢你,亲!想我吗?
   想。
   我也想。过半小时,去我那。

                         2019年7月15日
     

大专生

大专生

发表于 2019-11-27 12: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有才 结尾 很好。好久没有见过 宜兴小说了   这才是文学   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关于我们|陶都论坛 ( ICPB2-20120265 ICP11066580-2 )

本站不良信息举报 信箱 dataodu@foxmail.com 举报电话:0510-87586000
苏公网安备 32028202000860号

GMT+8, 2019-12-13 07:38 , Processed in 0.04216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