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914|回复: 0

[散文] 浪叟涤尘 和五个女人的诗信生涯

[复制链接]

学前班

Rank: 1

发表于 2019-3-30 18: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0年4月7日的信
勣成友:您好!
愧疚得很,接快件已十天,今日才复,虽有原因,但不敬处尚希多多原谅。
     信到日,皎姐已由宜兴来镇,看我有五天,她是三月二十八下午到我处的,挚友久别重逢,欣慰之情,定能想象得到,特别是皎姐神清气爽,容光焕发,精神的健朗,更使我望尘莫及。数年不见,我们俩简直有说不完的话。由于小六要上幼儿园,皎姐来镇前答应小平一周后回宜兴。论我的心情,实在不愿让皎姐走,但我不能拂了皎姐对孙儿牵挂的心,只好在25号中午送皎姐上汽车回宜兴。你的快件皎姐也看了,我俩都认为,你虽然不亚于年轻人,但毕竟年岁不饶人,还是适可而止,早日获得较为安定的生活为佳。皎姐也曾略提到,似乎你已觅得佳偶,如果确实,我将为你祝福,希望你在漂泊一生后能得到美满的晚年归宿。
承寄来自由功法及论文,足见你的博学和关怀。,和小平的合影已收到。皎姐在此时已教我的“形神桩气功”,据皎姐说,此功有病治病,无病防病。到一定功候还能发功为别人治病,根据报载,我也看到的。目前我已每天锻炼,原来打的简易太极拳(24式)和按摩仍未间断。皎姐来镇时,我的健康情况比你来镇时要好一些。
五绝二首,要我斧裁指正,实在使我汗颜。你把我估计错了,我只有高小文化,对诗词一窍不通,你想不到吧。而且,我对诗词也无此雅兴,实在是俗物一个而已。信首提到“光荏苒,多多又别,恋暮之人,是何忘愁”,在此,我倒想对知己朋友说说我想法,但我可以肯定,我的想法对你来说,一定是格格不入的,坦率的说,我现在的想法,已不是少女时代,青年、中年时的想法,而是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和自身遭遇,以及从各种事物中得来的经验教训而形成的目前想法。概括的讲,就是忘记过去,珍惜现在,珍惜未来,越是到了晚暮之年,越要珍惜这有限的岁月。我莘莘缅怀过去,既不能使之再现,相反,徒增抑郁,既伤神又伤身,这又何苦呢?把过去的彻底忘掉,也就是解放了自己。在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要做到这一点,的确是不可能的。目前已进入九十年代,不论在哪方面,都比过去好得多,就更无必要把那些伤心事屈辱感来烦恼自己。未幽述及。
“春节虽与儿孙团聚,终觉枯燥烦闷,寂寞无味”,恕我不能赞同这种感受。我认为,人各有志,不能相强,这二句话对某些事情是可以用的,但对另外一些事未必切合。比如说,对感情而言,就不能一概而论,由于你这方面受过丧偶的伤痛,晚辈对你未尽到人子之责,使你和儿孙之间没有建立起感情基础,而你又对往事耿耿于怀,因此才会产生出枯燥烦闷寂寥等等意念,这也是自苦的一种表现。如果你能忘记过去,解放自己,转变自己固有的感情,我相信就绝对不会产生以上这些抑郁之情。我认为,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对一切事物,应该是看得淡而不淡,应该存知足常乐、不要求的情怀,同时要认真对待晚年归宿问题。我国近年来的平均寿命已达75岁,而我们已达到了边缘。因此归宿问题是应该考虑的。我希望你能够接受儿辈们的进言,定居在儿辈的家中,以教育孙辈,使他们成长为德才兼备的新一代,从而建立起家人的深厚感情,我写这些也是我近来所做的。我受过的感情创伤,你是知道的,丧夫丧子的悲哀不亚于你所受的。18岁父亲逝世后,我就背上了五口之家的生活包袱,一直背了二十年。母亲残兄过世后,我即遇上了政治风波,无薪下放,在农村一待十五年,真可谓是山穷水尽,贫病交迫。记得65年,在农村无住房,无劳力,当时又患肝炎,当地公社调我回常州,常州公安局要我回镇江,我坚持未肯。事实上我现在的二侄(在医药站当站长的),在常、镇两市落实情况时,他就拒绝接收。我过去除负担母、兄、大侄、妹生活外,还补贴大哥一家的生活。后来我坚持在常州落户,到街办厂工作。到1969年又下放义庄,连常州公安局都了解我负担全家生活的底细,认为我大哥应该负责养我。而我又凭三寸气在,决不依赖家人。要说恩怨两字,我的嫂侄(大哥于70年去世),岂不有负于我?为房产落实问题,如果不是我回镇江交涉,根本不会退回产权,侄辈们岂能住上大户套间。我要是把这些耿耿于怀,岂不要气死?然而,我已把这些世事看淡,认为这些恩恩怨怨没有必要再记。和侄辈们相处,我从不摆架子,从不有求于他们。如果他们有求于我,如写东西,托家事等等,我还是有求必应。我的意念中,就是抱着“宁人负我,我不负人”的原则,寓教育于行动中,让有负于我的人自己去思索,在思索中认识自己,而不断地纠正和完善自己。近年来,侄辈们对我和过去已大不相同,碰到疑难问题,要找我写总结(单位上的)也要送我看,要我为她修改,在无形中树立了我的威信。在此同时,我也意识到如何度过晚年的问题,总结我的一生,我认为每个人都要巨涌“精神支柱”,才能奋发生活下去。青壮年时代的精神支柱是事业,现在已到老年,精神支柱从哪里找呢?根据自己健康状况,不可能再为社会发挥余热,我找到教育子孙的精神支柱,我培养了大侄女文华的儿子,有三年,纠正了孩子很多缺点,现在已上初二,言行举止都能符合我的预期。现在又培养小侄孙,进行入学前的文化教育,他今年虚岁七岁,还不到五周岁,铅笔字写的已初具规模,数学已做到100以内加减法,成绩达到95%。而我也从中得到很大欣慰。侄辈们也对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自发地给我生活琐事方面的照顾。我自己也时时告诫自己,”忘记过去的一切伤心事、屈辱感,珍惜现在,珍惜未来“。因此虽患有多种慢性病,心情始终处于平静和愉快状态,因而也延缓了我的病情恶化。你有健康的身体,条件比我优越得多,如果你采纳愚见,忘掉过去的感情创伤,和儿辈们重新建立感情,我相信定能一扫你忧郁愁伤,而达到长寿老人的称号。啰啰嗦嗦地写了这么多,不知道你是否采纳作为一个知己的进言。
非常对不起,这封信从提笔,现在已间断地写了四天,因为值清明扫墓,侄辈们大小事又经常来找我,停停写写,就拖了这么多天,务希谅解。本月份,大侄女店中,可能组织旅游杭州,我看精神状况,或许自费随侄女去一次。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打算回来时到宜兴看望皎姐。
你办的气功班谅来很忙,如果有机会的话,望你也能到皎姐处。老朋友尚能再聚一堂,也算得是“不寻常的聚会!“
大侄婿要出差,文华母子到我这儿来烧吃,小侄孙又患病毒性感冒,琐事很多,恕我不能再写。
             祝愿你
幸福愉快!
                    友 绚庄  
                             草于1990年4月7日
附:84年由常州回镇江后,还没有单独拍过照片。都是和侄孙辈、侄女们合拍的多,不便寄奉。以后如有单独摄影,当再寄奉不及。
1990年正月,唐勣成、宗月皎、绚庄三人同游镇江金山寺时各作诗一首:
          绚庄
忧患成知己,久疏未迹陈
重逢登北固,流水去层层。
        月皎
水退金山在,临瞻剧内人。
曙光催白首,残月照星辰。
         涤尘
欣处南柯里,何须作醒人。
浮生原若梦,离合自然成。
  90年后,老唐可能听从绚庄劝告,回到浙西家中。自那以后,与月娇、绚庄的书信往来,我就不知道了。
我为绚庄写一首诗:
   衷言有如波涛涌,如此良友世难逢。
   江山人去情犹在,彩笺辗转绚长空。
   大屯叹曰:
  夫死子夭祸中年,两度下放生计惨。
  弱女岂怕风波恶,硬命何惧顽疾缠。
欣有知己可言衷,坚信旷怀能居安。
对比早去亲亲人,大难不死后福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关于我们|陶都论坛 ( ICPB2-20120265 ICP11066580-2 )

本站不良信息举报 信箱 dataodu@foxmail.com 举报电话:0510-87586000
苏公网安备 32028202000860号

GMT+8, 2019-8-21 03:27 , Processed in 0.02164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