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765|回复: 0

[散文] 浪叟涤尘 和五个女人的诗信生涯(2)

[复制链接]

学前班

Rank: 1

发表于 2019-3-30 18: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第三个伴侣
妻子去世后,老唐带着两个孩子,很是艰难,为了孩子有人照顾,也因中年耐不住寂寞,就曾与当地一妇女同居几年,也未正式结婚,生一女孩,后来,三年困难时期,食不果腹,再加上和老唐脾气不和,妇女离家出走,另嫁到新沂高流,留下女儿为老唐抚养,八十年代也嫁在和平镇附近方家湾。我九三年去浙西还望见过。
因老唐生性倜傥,不善理家,家中经济困难,引起家庭不和,从而导致四处奔波,谋财求生。
文革期间,老唐因地主成分,被关过牛棚45天,出来后豪饮慨题:
愁肠灌酒意牢骚,罄竹难书历境糟。
黑白混淆鹿当马,是非颠倒晚作朝。
他还写过一首《遣慨怀》:
浪迹风尘数十年,沧桑幻变几重天。
心酸备尝人间苦,炎凉深知世俗嫌。
另一首七绝:
天道无情却有情,云消雾散晚霁晴。
欣逢劫后余生在,感慨吾侪后辈人。
在77年底,**去世后,国家取消四类分子名称,给冤假错案平反。老唐也应该在此时摘掉地主分子的帽子,以后,才敢谈论时政。他曾写过一首《道情》:
我华夏,礼仪邦,文明古国。近年来遭浩劫,史无前例。说假话,空吹牛,夜郎自大。造成那,饥荒年,断烟绝户。一言堂,四人帮是非颠倒。交白卷,先录取,愚民政策。关牛棚,再教育,**功臣。黑五类,臭老九,罪加一等。朝请示,晚回报,风声鹤唳。分路线,看立场,伦常乖舛。拉山头,动武斗,腥风血雨。搞串联,打砸抢,疮痍满目。近几年,澄是非,平冤案,光明重现。体改革,兴四化,脱贫致富。宣五讲,传四美,谈何容易。有些人,中毒深,竟不悔改。他认为,过去贫,现在富,老辈无能。只爱小,不敬老,虐待老人,甚至于,不赡养,赶出家门。要知道,父母心,舔犊情,人皆一样。到将来,子爱小,不敬老,你也老人。长江水,浪推浪,代谢新陈。依我劝,早回头,莫留样,团聚天伦。
四、宗月皎
大概是七四年前后,老唐有一位邻居,其娘家是宜兴人,一次回娘家,因事未能及时回家,找人代笔写信说明,这个代笔写信的人,是个女的,叫宗月皎,也就40来岁。她得知写信是寄往长兴和平镇的,就说,那里有一位我东吴大学的女同学,多年未见了,老唐邻居说:是嘛,她叫何名?月皎说,她姓路,外人姓唐名勣成。邻居说:确有此人,不过,已经去世多年了。于是,月皎就此机会顺带一信,托转交老唐,表示慰问。老唐收到月皎来信,也回了信逐渐书信往来不断,互相了解,得知月皎曾是一位大学教授,丈夫可能是宜兴人,不到30岁去世,有一男孩,叫小明。解放后宗月娇也就在在宜兴某学校教书。
老唐妻子青春夭折,月皎丈夫英年早逝,两人同病相怜。经过经常接触,感情非常融洽,老唐主动提出结婚,月皎也表示同意。
与月皎往来中,老唐为月皎写了一首绝句:
圆缺阴晴本自然,知音海角共婵娟,
宁为玉碎恒情在,毋作庸愚苟瓦全。
1975年间,老唐给月娇去信,请她帮忙办几样事,月娇后来回信,抄录如下:
勣成:你好!
来信均悉。关于所托三事,最遗憾是前次良机已失,只有另作物事安排。而碍于门第有关,确非易事。然而,是君挚友,出君所托,吾当不遗余力,多方转托玉成。而目前运动高潮,希为稍待。
特此
奉复               月娇 谨上
                          1975年12月6日
在文革后期,也就是1976年底,老唐找地方民政机关办理与月皎结婚手续,要派出所证明。民政与派出所都认为一个是知识分子臭老九,一个是地主分子黑五类,是不能给结婚的。老唐也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说:无产阶级强大威力,怎么还能怕两个人结婚呢?在无可奈何情况下,宗月皎又给老唐写了一封信:
“勣成:你好!
      人之亲疏,别于爱恶。尔吾相识,鱼雁伸抒,由疏而近,促膝交谈,由近而亲。一旦沧桑幻变,深感憾事遗人。现终请,夜长思,实乃噬脐莫及,今俸俚言二首,敬请三思裁答。
   七绝
孤影青灯絮半闲,伛僂龟缩五更寒。
惟恨源泉无自主,春风拂后显真言。
      清平乐
流水东去,点点花难存。
堪回首噬脐何及,惟恨釜破舟沉。
原乃人生若梦,竟又梦里沉沦。
今非儿曹未就,甘己别世销魂。
                       月皎     1977年初
噬脐何及注:麝被追猎时,如果不把肚脐中的麝香咬下来自保,被抓住就晚了。比喻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宗月娇应该57、8岁,中年起寡居近二十年,想必丈夫家成分也不好,自己又是旧知识分子,从57年以后直到77年,阶级斗争不断,心情肯定不好。但衣食还是过得去的。难得与老唐臭味相投,想结婚政府不批,估计主要因为老唐户籍在乡下,月娇户籍在县城,不能迁到一块。因此,结婚不成,依然是天南地北,鸿雁往来。直到老去。其感情历久弥坚,成为二人下半生主要精神支柱。
和老唐在一起的日子,我见过一回宗月皎的照片,窈窕的身材,清秀的眉目,现题诗一首:
东吴才女窈窕影,逸仙半世藏胸中。
皓月在怀真涤尘,偶然一瞥我惊鸿。
  大屯叹曰:
   皎皎空中孤月轮,难得逸仙慰冷魂。
   苍天属意两鳏寡,鹊桥不渡四类人。
五、绚庄
   宗月皎有个好友,叫绚庄,比月皎小几岁,大概生于192几年吧,娘家镇江,十八岁父亲去世,负担母亲,兄弟,大侄子,妹妹生活,还补贴大哥一家生活,结婚到常州,1962年下放农村。后夫死子夭,三十多岁就守寡。1969年因政治风波又从常州下放到宜兴义庄,84年落实政策,回常州又回到镇江和侄辈居住。下放宜兴期间与月皎结识,成患难知己。月皎与勣成来往从不避她,渐渐地绚庄和老唐也成了好友,经常通信。兹录几封如下:
1977年元月14日的信
勣成友:您好!
从元旦到现在,我一直干到很对不起你,你要我谈谈看法,我当时考虑到你那里的环境,压力颇大,即使寄挂号信也说不定会邮抢。因此,只作小平口吻劝你“短期切异激动。”
我相信你是能够领会到这句话的含义的,但是没能写信给你,始终感到耿耿不妥,尚希谅及。
皎姐为雨雪所阻,急于在12号,不顾泥泞难走,从徐舍徒步回来。我和皎姐阔别一月有余,相见之下,本可心悦神怡,但为这一波折,我俩的心情,真印上了有在不言中这句话了。我是一个善感的人,除气愤之外,更增无限感慨,皎姐非常挂虑,日内将遣小明来看你。藉此,谈谈我的浅见。第一,那位副书记,以及所长的说法,我认为简直是笑谈怪论,是军事要地?海外关系?无产阶级的强大威力,难道还怕一个外来户口?结婚既然不干涉,不接收户口是不是干涉?这种说法岂不使人对无产阶级专政强大威力要打上问号。那么,对他们这一答复应该如何来理解呢!1、政策和策略的问题,大概他们是属于后者。2、由于地区的不同,山区的干部在执行上有偏差。所谓情况不同处理也不同。例如,你们那里劳动报酬方面,粮食方面,五匠方面,就和我们这里不同。
现在再说说你和皎姐,今后怎样进行。出现这一意外波折,不用说,你俩的心情和感伤,我也不亚于你俩。但是事实告诉我们,沉重和感伤解决不了问题,徒然摧残健康,你曾经说过,我们都是时代的牺牲者,既然明确了这一点,那么我们的气愤感伤不是近于天真了吗?.
起诉能解决问题吗?正如那位所长说的,你在道理上胜了,对你的看法两样了,公社说来是机会问题。这就意味着将在今后老年生活上受到压力。我平时也有过这种想法,只要能得到知己,穷和苦在所不计。可是事实告诉我们,行不通啊。所以我认为不能硬碰,只有暂缓一个时期,期待着他们自行纠偏以后再申述要求,以杜绝今后的压力。以上是进行手续方面的浅见。至于你和皎姐的相处方面,我曾经问过你,在现在社会是否还有真正的道义之交,我认为还是有的,不过是凤毛麟角而已。在我的友人中,连你在内是三个,上次在皎姐处我和你交谈不多,但你对皎姐数十年如一日,你的坦率和诚挚,甚至不蕴蓄,有些书生气。使我不期然想起了玉梨魂中的何蔓霞。你和皎姐都是年过半百的人,尚能天从人愿,在今后能实现愿望,也是我所期盼的。万一不能如愿,小明能落实,你和皎姐都能共得安慰。我认为,真正的情是任何力量打击也毁不了的。所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何况小明在你身边,你两光明磊落,完全可以往返探望,所遗憾的是不能共同生活在一起。在这一问题上,我又说,虽是美中不足,但在具有高尚情操的人来说,绝不会因此而抑郁寡欢,日积月累而有损于健康。现在夜已深,务希珍重。直述拙见,不知以为然否。余不多写了。
                 并祝
康乐                               庄   
                         于1977年元月14日
       1977年2月28日的信
勣成友:你好!
我因事于二月七日去常,13日回来,听皎姐说,你为小明婚事,特地赶来,翌日又匆匆回府,长途跋涉,备受饥累。你的诚挚之情,不独皎姐深有感受,我亦钦佩万分。我涉足社会30年,阅人亦不少,如你至诚者,除皎姐和我的异姓妹外,还没有遇到过。因而深为小明庆幸,将来定能得到你的爱抚和关顾。
我自服第一副草药后,病情渐稳定,第二三副,因猪爪猪肝取之不易,我又懒于弄,没有继续吃。后在药书中看到半枝莲可治肝硬化腹水,便于买到,就以半枝莲为常服药。近时期,病情虽不见好转,但也没有继续恶化,我也不指望完全治愈,只求能维持现状即可。所以请皎姐转告,不必再麻烦贵友采集。今后,这里也有半枝莲,我准备自采,以备常服。蒙关注备至,在此特表谢忱!
我蒙皎姐不弃,以妹视我,曾读过大作数首,读后深感作诗颇能抒情。我颠沛数十年,满腔悲愤无以自解,也想来东施效颦,无奈一窍不通。主要是缺乏词。二月七日去常后,往事历历,刺激颇深,胡凑得几句,以溅悲愤。今特附抄于后,请勿见外,为我批改,并盼能指教入门之道,今后也可自我解嘲,如谦虚或过誉,则我所顾也!
乘小明赴岳家之便,带上些薄礼,务希哂纳是幸。
        此致
近佳                        庄  
于1977年2月28日
附  村言数句,务希批改后交小明带我
       1977春节有感
夫伤子夭,斑斑血泪流成汤。
寻短见,亲人洞察,未能实现。
无意竖立贞洁碑,只缘知音难寻觅。
儿女情化作男儿愿,赴事业,十年前。
魔影现,舒手腕,烟幕展。
烈女怕闲夫,为达目的,
水性杨花何不察,澄清湖水起波澜,
庸俗辈岂解真爱情,嗟何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关于我们|陶都论坛 ( ICPB2-20120265 ICP11066580-2 )

本站不良信息举报 信箱 dataodu@foxmail.com 举报电话:0510-87586000
苏公网安备 32028202000860号

GMT+8, 2019-8-21 03:09 , Processed in 0.02772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