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631|回复: 1

[闲闲书话] 给余秋雨的一封信

[复制链接]

幼稚园

Rank: 2

发表于 2017-12-12 14: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给余秋雨的一封信

余教授:

  您好!我读完您的霜冷长河,就产生了一个原来无法寄托的拜托。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57年前那是一个多么羡慕的时代,中央到地方,**到小百姓都一心一意把中国的事办好,真是风雨同舟,无往而不胜,真是好景不长,经过反右派和文化大革命等运动,中国的状况很不妙,甚至可以说很糟糕,危机四伏,说得更严重些,在某些方面是不可救药。

  余教授您比人们更清楚这是为什么?并且已经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给世人一个告诫或应该这么做什么的,但这些固然是一个有资质和有权威的学者或者思想家政治家的当务之急。

   我经常在想一个问题,共产党的近代史,可能要200年之后,人们重新写,我最最着急的是:200年写出来有什么用呢?这200年人们不知会邪到那个地步。当然又不能冤枉像您一样,有至少一小批的爱国爱民的有素质、有责任性、有权威的学者或者说未来思想家。已经从方方面面把要说明的问题和牵连的人和事都一一交代清楚不过了。就是等着人们去思考、去醒悟、去下结论,而自己不把问题的要害直接点破,或至少点明,更不愿意去下结论,这个结论是难下,是中国政治的最敏感处,就像有人提议要拆掉 xxx的纪念堂,邓小平不同意一样,原因众说周知,就是不敢不愿说白,这说明中国还是“愚民政策”最好的温床。我最欣赏丁玲的话“抗上是美德”。

   余教授,您的苦心我们知道,就我国的现况而言,说得严重些,这是治标不治本,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要想治病救人救国,必须从根本大刀阔斧解决问题,这个问题不寄托在你们身上,那是要等200年,人们根据你们提供的素材,再下结论找根源,那不是来迟了,而是太迟了,这个损失比两次运动给中国带来的损失还要大,为什么这么说。其理由是两场灾害,给这个可怜的中国造成的损失比雪上加霜还冷酷很多,但是如何你们这批圣人、思想家、学者或者全民族的英雄,能够站出来,分析是非的原因,找根据,落实责任怎样纠正,总结经验教训,学习一下,罗马尼亚,中华民族还是有希望的。如果大多数不闻不问,少数你们有怕这怕那,不敢正视问题实质,那问题只能是拖到200年后。这个损失比前者还要大得多得不堪设想,听见有人把中国定位世界腐败国家第三名,奥运会第二名,聪明的人一想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这个第二名和第三名是对中国的最大的嘲弄,特别是对最高层共产党人最大的嘲弄,我想他们都会思考这个问题,是谁把中国糟蹋的没有脸面或者脸面糊涂这个窘样。

  我想借我国的一句古话,可以把问题掀开,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就是我对中国现状的结论,第二名获得是国家重视,精英出阵。具有五千年文明历史勤劳而又勇敢的民族,为什么在四个伟大的指导下变成第三名呢?一个到临死前才肯让出“皇位”的人,能用破私立公等豪言壮语去指挥亿万个大脑吗?除非都患上了精神病,或者大家都学着他老人家把中国推上第三名,第二名,第一名——这就是他所谓的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因果关系,我常这样想,我对知己者说,文化大革命不如改成文化反革命,到符合情理,这场反革命文化逆流彻底改变了人们善良、博爱的理念。对民主、自由,追求真理的彻底失望。

  如果想把这个根本原因搞清,必须把责任落实到人和事,中国的问题,才能说得清,道的明。人们才会认识他,可以说绝大多数人可以重新回到原有的人生观,道德观上来,紧跟着的就根据这种清醒的认识去制定政策、法规、包括中国第一部人权法,就像世界没有人权法,约束不了美国佬一样。在这个基础上,人们才能接受你提出的善良、博爱等等有关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全人类的修养。

  我在文革后对 xxx的看法是功过参半,有首歌叫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文革中出现四个伟大,但没有人敢说,没有 xxx就没有新中国,为什么?原因是没有人会接受,包括他本人,再说反右和文化大革命,他老人家是首当其冲,亲自点燃,没有 xxx就没有文化大革命,人们都可以接受,有位讲师讲, xxx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要打倒 xxx,“打倒 xxx”这区区五个字,蕴藏了多少罪恶、冤魂,他为什么不通过发动文化大革命把他打倒呢?问题很简单,他知道,真理打不倒,这有罪恶才能打倒真理,这就是世界的悲剧,这就是现实的哲学。

  我本想他是秦始皇和刘邦的化身,如果刘 xx等人都学张良就没有事了,就让他一个人去当“孤皇”吧,这种胸怀的人能把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岂不是骗人的鬼话。目前的思想危机,根源就在这里。

   余教授,你认为我对 xxx有偏见,一定是两次运动的受害者,不错,不过和你书中提及的王元化,张可和死去人们相比,微不足道,应该为他们招魂,为中华民族招魂。

   王元化他家四口,1985年来过善卷洞游览,是宜兴县委宣传部陪同的,我也有幸同桌,他高高的身材,才华横溢,当时他任上海市宣传部部长,他的文章我很欣赏。

   余教授,我要请教的话很多,你太忙,我这能写到这里,我和你广大的读者一样,已经对您很喜欢,很满足,以上的拜托,你也许很为难,这个拜托,我相信不是我一个人的拜托,是想让中国强壮起来的这群人的全体拜托。

  最后重复一遍,将时间由200年缩短到50年、20年或更短的时间   全靠你们了,尊敬的划时代的精英们,拜托了,我今年64岁,我争取健康长寿,亲眼看到这一天,这惊天动地的这一天。

       祝教授

长寿、成功

    2004 .10                            原善卷乡宣传委员  

(此信与同年9月经上海市委宣传部转交不知余教授收到否。)敬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中生

Rank: 5Rank: 5

大专生

发表于 2017-12-14 20:34:03 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太天真了,写信给谁都是对牛弹琴,况且你大约还不会弹琴,(你思维没系统),余不是大牛政治不是,文学上也还不是,只会弄点掌故,散文都写不好,更无,小说,诗,文艺批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关于我们|陶都论坛 ( ICPB2-20120265 ICP11066580-2 )

GMT+8, 2018-1-18 19:45 , Processed in 0.03389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